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陌路X出路X陌路——《末路浩劫》The Road小感

pm_fRen2089836711.jpg


陌路
那是一個極限情境的故事。可以回到末日電影(時間的盡頭)或危境(空間封閉,如迷宮)電影之核心操作來討論,那即是「在極致的情境下試驗/暴露人性」,正因為迫切和迫害,限縮的時間與空間之下,人類勢必面臨「生存」或「生存之外」的抉擇,在以活下去為前提的考量之下,親情友情愛情等皆被拿來渡量,也就是說,那其實是衡諸「人」之可能的標竿(為什麼人不同於其他生物?人的光輝是什麼?)

陌路X出路
這樣說來,如果反過來思考,在一部以末日為背景的電影中去頌揚他的「親情」感人,好像有點占便宜的感覺。一個潛伏這個讚頌下的質問必然是︰「不然你要他跟著□□(吃人殺人掠奪等,隨意填入那些以生存為由的倫理道德逾越)嗎?」,也就是說,在這樣的絕境中,情感變得很容易(因為沒有其他選擇,或是選擇很單純——作或不作,超過或不超過),我的意思是,極限情境之下,「抉擇」看似很難,但隨其所作而召喚的「崇高」反而輕易(「你看他沒吃自己兒子」「你看他沒吃人耶」。),那像是作為人性情感的「提升」,一種「出路」。但反過來說,如果同樣討論抉擇,在一般的電影中,誘惑太多,牽扯的可能無止盡的增加,抉擇反而變得困難。那因此作出「非生存所需」之必要的抉擇,那份抉擇之重量,反而會超過這種「末日」。

所以電影中的父親愛兒子。沒得選,有得愛,那份「愛」的技藝,反而沒有想像中的困難。我在想,抱著想感受「親情」之偉大的閱聽人,其被啟動的情感機制,反而不是電影透過情節來感染你的,而可能是一種代入或移情(也就是心中產生「如果是我爸爸….」)

末路X出路
從這點來說,我不會覺得故事說得多好,足夠讓人體悟父子親情,到這裡已經夠了。那是這部電影之故事的末路。若問,什麼樣的故事藉情節啟動親情,那前提條件是,並非是「人」與「末日」的對決。而必然是「人之情感」與「人之情感」的對決。諸如,母親與肚中胎兒你只能選一個,選擇何者?保持沉默可以讓父親活下來,但父親會一輩子承擔屈辱、或是妻子好心就了感染病毒的患者,但自身也遭受感染,殺死妻子才能拯救一家人….當然這些都是我假設或是實有出現在電影的情境,我要說的是,情感只有情感自己能啟動,也就是小說家賴香吟所說「愛才能啟動愛」。則「天災」啟動「愛」,或是「讀者」(代入)啟動「愛」,那當然還是可能的,但若是如此,小說之技藝呈現,故事的存立之意義,便等而下之。




《末路浩劫》
The Road(2009)
Directed by John Hillcoat
USA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130-90ea4587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