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與建築對話——讀阿蘭•德波頓《幸福的建築》

1589370589.jpg

書中藉由對於建築史的回顧,以及實例之探索,旁徵引博所延展出,並非是建築教科書一類硬資料的傳達—-以書中之文字而言,「「建築有別於單純的造房子」,在硬體建構之餘,作者開展出的,是我們看不見的,「軟建築」的部分。事實上,由書名便可得知一二,「幸福的建築」,我們如何由建築獲得幸福?什麼是美的建築,更深層的意義是,人與建築如何互動,由此便有了書中各篇章種種有趣的論述。

<我們應該建造何種風格的建築>一章中追溯了建築小史,而在各種不同風格的建築樣式興替與爭辯之間,作者提及十八世紀末工業革命新興,建築禁止討論美與不美,追求實用而「將對美的談論置換為對功能性的考量」,於是有了討論「建築有否說謊」的辯證,羅馬競技場的圓柱撐得起觀景台嗎?若其成載量不足撐起,而只是裝飾,那他是不是一說謊的建築,這樣的切入點,竟然將建築擬人化、生物化了,由此更進一步,便是提出,探索建築之意義,乃是必須「與建築對話」,建築如何透過形式、材質乃至「引用」的方式(作者云其乃是「通過指涉觸發我們對先前已經見過或與其相似或作為其原型的建築的回憶,通過提示我們的聯想達到目的。我們由此將其歷史或我們個人曾經歷之情境或記憶連繫起來,建築物之風格樣式曾為我們曾經歷某時間或空間的紀念」)幽微傳達訊息,這樣的設想使建築「活」了過來,而由此開展出種種關於「建築美德」的論述,那使得建築有了一種哲學思辨的況味,透過「秩序」、「平衡」、「優美」、「自知之明」等建築展露出來的風格,作者擴展而及的,其實是「人們如何由其中獲得感動」 、「人們如何感知美」,探索的過程便也就是一種作者、讀者與建築的三方對話。亦即,這是一本論述關於建築的書,也是一本我們如何生活,如何具體生活以及於生活中尋找具體-如建築-的書。

書中某些篇章真是大哉問,例如「同樣的設計或建築為何在不同的時代獲得截然相反的感知?」、「甚麼樣的建築才是我們要的」,其舉出之例證頗能引起我的共鳴,與過往所閱讀書籍有所交錯,我記得我便在《肉體與石頭》一書中見過,希臘神殿與議事堂之建造,乃是符合希臘人之身體體熱學(不存在建築之裡與外,正如希臘穿著),亦是應對於其民主制度與說話術的需求(人們旁聽,演說者立於圓環中央使聲音發散),或著早期宗教建築其實是藉建築形式呼應教旨,乃至傳達意念(羅馬萬神殿以聚光的方式顯示神之力、雕刻提醒觀看者自己成為教會的一部分,使肉體與石頭結合) ,而某些篇章則讓我有「這可以寫成一部小說」倒抽一口涼氣深為其背後意涵與發展之跌宕而傾心意圖深入之感,如書中提及勒科比西埃(Le Corbusier)曾設計毀滅半個巴黎,重建一心目中的理想城市,無論是設計者之企圖、計畫中哪些更動以及破壞之因由、以及最後作罷的原因,其深層體現,乃至於本書所探究美、幸福、建築,於本書三位一體之間,其所包圍拱築而起,其實都源究於人類的生活本身。

書名:《幸福的建築》The Architecture of Happiness
作者:阿蘭•德波頓
譯者:馮濤
出版:上海譯文出版社 2007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127-36155913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