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唱一齣十八相song/爽——《洛基恐怖秀》The Rocky Horror Picture Show

rocky-horror-picture-show.jpg

英國舞台劇搬上美國大螢幕。原本上映時票房奇慘,誰知道一搬到午夜電影院大放送,我們親愛的扮裝皇后意外成為CULT電影界的繁花聖母,帶起一波風潮。當然,很感謝金馬影展主辦單位願意引進,電影畫質好得像外星科技改造過一樣,那裡頭,一切都是我們熟知那套,雷雨之夜,古堡,古怪僕人,誤闖的男女與隨雷聲登場的男主人,但一切因為某種蓄意而產生不可置信/至性的歪斜,男主人是滿身肌肉的扮裝皇后,而它創造的生命,那個我們印象中頭上有鉚釘的科學怪人,卻是擁有最美線條和好看臉頰的金髮青年洛基,扮裝皇后創造他,是為了這一晚唱一齣十八相song/爽.....


《洛基恐怖秀》中,原本恐怖電影中的恐怖元素諸如特效化妝、慘不忍睹的虐殺畫面、猛然冒出的嚇人聲響或畫面,被代換成扮裝、怪不忍睹的交歡挑情畫面、滋意竄出的髒話雙關語和各種禁忌元素符號--我們以為的「恐怖」被正本清源成對於性或性別那種種倒錯逾越的恐懼:肌肉扮裝皇后、兄妹亂倫、惡魔歌手、鬼畜系純真體健少年、海人戰胸繞指柔與八塊肌曲境通幽……


於是誤入古堡的男女其實是經歷性的太虛幻境,那一晚,古堡主人同時挑逗女孩,又上了男孩,女孩前一刻還為了與古堡主人偷歡而憂傷,下一刻,切換監視器看到未婚夫正和一個男的混在一起,坐在床邊抽事後煙,大怒之下,撞見鬼畜男孩洛基,情不自禁又要求男孩來上那麼一次,而在這之上,他們殊不知,一直被使喚的僕人正把這些當成娛樂,切換監視器偷窺著……看與被看,宰制與被宰制,男男還是男女,二元對立被任意操作切換。於是有電影尾聲那盛大的「餘興/性表演」,經歷這一場冒險的每位角色站上舞台,他們臉上畫著粉彩,像是一張面具,而身體作出和臉不一樣的欲求,他們身上穿著黑色鑲亮片的吊帶襪,錯亂又清醒的,唱出自己的迷惑,以及解放後的歡快與哀愁,矜持的女孩說獲得了解放,很MAN的男孩發現自己有想被進入的女性化一面,連代表科學與硬頸父權精神的老博士,掀開輪椅上的毛巾,下半身是無比健美讓黑絲襪緊貼著隆起皮膚的修長腿幹,他們在舞台上的游泳池裡彼此親吻撫抹,試探彼此…..是恐怖還是解放,是解放讓人恐怖,還是恐怖才能通往解放,美哉懼怖,電影的越界在這裡悄悄完成。


也許我們也該複習一下電影《金剛》。從《洛基恐怖秀》片頭曲目中所提及,到扮裝皇后那一身鼓鼓若能動的肌肉,遙遙與《金剛》對話著。電影中有一場歌舞,扮裝皇后唱道︰就算金剛女主角多麼悲慘,那身上的華服綾羅都能緊順貼浮他的身體,在此,表現一種多麼憂傷的,「對美好身體/另一個性別」的嚮往。當電影尾聲,這個肌肉棒子扮裝皇后遭到攻擊將死,洛基揹起主人,爬上舞台上作為佈景的鐵塔,兩個肌肉男垂死掙扎,根本是金剛最後攀上帝國大廈的亂拍版本,而這回,金剛愛金剛,金剛之主題「他是為了美麗而死!」被重寫,那是對電影《金剛》的歪讀,但這次,他們有了愛,愛與死,與恐怖纏綿複格。


我也很喜歡「Science Fiction」這首貫穿片頭與片尾的音樂。「科幻電影,一票兩片」,午夜場的氛圍,那些年代我們看得爛片與特爛片,不知道為什麼,都有一種意在言外的鄉愁存在。電影裡頭,操縱的,也許就是這種無能言說的「醚」,於是當尾聲,面對僕人叛變取得主控權的扮裝皇后,批著一襲黑紗,遲暮紅包場歌星那樣走過空無一人的戲院走道,淚眼中一邊揮著手,好像在四周鎂光燈大頭燈包圍中,依稀能看到座位上歡聲雷動的觀眾群們,那些我們經歷的年代,曾擁有的欲望與美,都在那其中消逝,再不復返,而誰曾見我那時的榮光,並夾道來迎(這裡頭,根本是一種聖潔一如戀愛的感覺。欸,某某,只有你看過耶。看過我最美好的樣子。於是法蘭克唱「我曾見過那片藍天,並流下眼淚」)。也許有那麼幾秒,我們會認真的悲傷。



《洛基恐怖秀》
The Rocky Horror Picture Show(1975)
Directed by Jim Sharman
UK、USA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124-41d16241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