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時間獻給相愛的人--讀梶尾真治《克羅諾斯的奇蹟》小感

RS7018.jpg

以時光機為調度樞紐,三個短篇操弄的,其實是愛與時間的兌價關係。小說家設計了一個時光旅行的但書(兌換規則):「回到過去後,旋即會被拋回未來,每次拋回的時間,是『此際』之時間點加上回溯之年份與回推總年份的平方」。這該是這本小說特殊的「時間裝置」,小說之所以動人,不全然是因為「時間旅行」,而是因為這個特殊的時間換算方式──那意思是,你只能回去一瞬,而後會被拉扯回比移動時更遙遠的未來。則「時間旅行」變成一種不划算的冤大頭行程,試想,回到過去只有短短幾十分,而後會被拋到比原始時間更遙遠的未來,那旅行者的一生都毀了,過去因為回去時間太短而沒有改變,未來又一口氣跑得太迢遠而完全不能適應。小說的重點正在於這「不等值」,以極大換極小(第一個故事中,男人拼命倒轉時空,每次回去都被拋向更遠的未來,如此反覆,只為了在過去某一刻,搶救死亡現場的女孩),以極多換取極少(第二個故事中,男孩回到過去,遇到某個女孩,女孩愛上他,向他承諾,這長長的一生,都不嫁,要活到很老那個男孩彈回的未來,去找他),以不欲代替所欲(第三個故事中,小女孩很小的時候被告知,知道喜歡的大哥哥病死了。長大後女孩成為醫生,帶著新藥回到過去要救回這死去的愛人,但卻忽然醒悟,如果不告訴小時候的自己關於大哥哥會死的消息,就不會有此刻的自己回來救他。也就是說完成拯救的最好方法,就是告訴小時的自己沒救成。不欲代替所欲。),則時間旅行(嚴格說來應該是「時間的高空彈跳」)那個嚴苛的換算原則,乃是分離的最終手段,「相守的時間何其短」「不能在最好的時候相愛」「總是錯過」,而小說中人付出這麼多的愛,只為了那個時間點交錯的瞬間,「我願意為你改變」「我要等你」,正因為上述的兌換方式何其荒唐,時間在其中被浪擲(以一生為單位),「愛」才顯得感人。時間獻給相愛的人,相愛的人,永遠少了那麼一點時間。



書名:克羅諾斯的奇蹟:有關愛情、希望、時光機
作者:梶尾真治
出版:麥田 2006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120-b644f6ac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