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宛然世界x理性殺人x敘事操演——讀麻耶雄嵩《鴉》速記

1204255144.jpg


有三點為之記。一者,在打造一「宛然世界」的能力。小說中於現代文明社會中另造密境。山中小村「埜戶」,與外隔絕,林中另有一世界。小說之佳處便在於,能在一定篇幅內構造一「完整」世界觀,其中的地型學、行政法(東村西村各有長老,又有禁衛等單位)、天人宗教觀(世界由「大鏡」創造。「大鏡」為村之主。)完備而彷彿一雪粉飄飛之玻璃觀景球。或問,需要多少篇幅才堪負擔一整座世界?這本小說中提供一個像現有世界「借貸」的巧門兒。小村中人彷彿來自中古世代日本,從服裝到生活模式一個不缺,簡單的衣飾與氛圍勾勒,不需重無用多,只要能使讀者鉤連上一則「中古日本奇談」印象即可。此外,又如其中關於傳統風俗與宗教,作者綜合日本傳統(如小說中描述村中與外界表演之五番能差異),以及各種現成之神祕學玄學(村外所謂五行與村中四種自然元素之差異等等),雖是自承一派,但讀者實因現實世界相關聯處而能理解。這宗教觀表現於他們的日常生中(村莊,跳舞),而他最終的目的,實是「覆滅此世」——亦即必須先讓讀者進入這個世界,以為理解,才能在最後造成翻轉。也就是,其所謂「巧」,乃是要讀者為之償還這一切,附出其閱讀體驗之驚奇作為答償。

二者,在於由這樣一本小說,結合之前閱讀經驗,倒是看出某一類日本推理小說之經營走向。首先是關於小說的經營方式,這本小說之結局示現日式推理小說的趨向,乃之於建構於「哲學」的理由或對決。殺人不再只是單純的「報仇」「毀滅」,其理由,以及書中透露之線索,可能是關於邏輯推演或是智識上的。在思維或是意義上的「謀殺」比真實殺人更破切。也就是說,他們真正想謀殺的,是「思維」,透過「理性殺人」——所謂的詭計,進而「殺人理性」——要破除的,是某種思考。推翻某一種思維。

三乃關於敘事的操演。除了真相足以使人驚,有否可能在敘事上令人驚奇?若說前者是對智識推演上翻轉取得的快感,後者則是閱讀上的愉悅。透過書寫策略造成的隱瞞誤導與推遲,以敘述造成混淆或欺瞞。於過往,有上述二者之一,便足以令人驚喜,而到如今,小說家們加料添材,試圖在文本中兼納二者,姑且不論
是否功成,但那試圖讓「小說」變得更「重」的心意,也許是推理小說持續進化的關鍵。


書名:《鴉》
作者:麻耶雄嵩
譯者:黃涓芳
出版:尖端2007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115-3471a68f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