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異境、近境-—讀恆川光太郎《夜市》

1589370505.jpg


借海德格的話來說,人被拋擲於世,因此具有某種理解方式,那便構成存有本身。從這樣的觀點閱讀恆川光太郎,彷彿是一則註腳般,則無論是小說中所收錄,諸世界神鬼人穿出進入異世界「沒交易就不能出來」的<夜市>,或是少年大冒險穿梭空間也調度時間古道之旅的<風之古道>,有一基調貫穿其中,那便是對於「另一世界」的建構,透過對於規則的敘述(<夜市>中種種交易守則和顧客需知。古道中的行旅規範與旅人手冊)、世界成形的描述與歷史的追溯(為什麼存在、裡頭曾發生什麼事情)、在「型成獨特的世界觀」之際,亦然是引渡現實世界規範與常態於其中變形之實踐之(如人性之常、人際關係之交接與種種應有之典範),而最終所打造蘊釀,倒非是一「完全殊異的世界」,實然不過是,「我們也生活在其中」,我以為這才是小說中最讓人悲傷的恐懼。

是異境,但也是近境。 小說所描述不止是「我們跌入異世界」,透過一場在「非我世界」的歷練,所見所感卻凸顯「我們的生活實然相差無幾」,<風之古道>那個少年進入自古以來神明魅鬼用來穿行日本的高架橋便捷快道之古道的結尾(那個盡頭),作者如是寫道:「這並非什麼成長蛻變的故事。因為一切都沒有結束,也沒有變化,或是克服什麼困難。古道仍然縱橫交錯、歧路重重。只要選擇其中一條,便無法看見其他的景緻。我就像是個永遠迷路的孩子,孤零零地行走。不只是我。每個人也都身處在這漫無邊際的迷宮中。」,於是哪並非是傳統動畫或故事裡頭「主角跌入異世界,招集夥伴克服強敵,是成長,也是歷險的故事。」在那些故事裡頭,路途拉長(ㄔㄤˊ),人們成長(ㄓㄤˇ),但在這一條「風之古道」上,身心的成長在歧路迂迴中被稀釋了,而個人的存在並無從改變大世界的什麼,無論是那個世界或我們比較熟悉的這個,本質都是一樣的。

我們也不過是一迷路的孩子。只是自己還不自知而已。

那時候,近境,則成了異境。人被拋擲於世,而輾轉流徙,存有是如此疲倦而悲傷的事實。那便是小說隱伏猛然的後勁。一種對於生活隱密的揭示。


書名:《夜市》
作者:恆川光太郎
出版:皇冠 2008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114-c23f6951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