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兩種「做人」生意——《白銀帝國》EMPIRE OF SILVER小感

2957.jpg



父子的衝突構成全篇的張力。父親如何算計(御人之術操弄人心),如何為商(屯貨。與下屬的鬥爭)都成為父子不合的點。而張力之核心還是在於「做人」,父親強調的「做人」乃強調「人」——繼承人——也就是「家傳」的觀念。生意為利己利家而作。作生意乃為延續家族傳承,使其顯華。電影中,他娶了三子愛的女人為妻。一心努力「做人」,傳宗接代。妻子離開後,更求三兒子快給他生個孫子,要他一起加入「作人」大業,視「繼承人」是延續商號的重要存續。此外,老爺欲認有才華之屬下為義子,其不答應,便認為他終究有可能肥己而踐其家,而要三兒子任用才華低者為總掌櫃,三兒子自是抗之,這在「相人之術」「御人之術」上的分別,說穿了依然是為商號存續是否為自家血脈的想像,依然是繼承人為主要著眼。而三兒子則以為信譽與仁德,即是成為意義上的「人」才是「作人」之道。也才是延續商號長治久安之法。

當然,從道德層面而言,我當然知道三兒子所為如何正當。但就故事如何吸引人而言,作老爺的如何播謀畫計,起私心醞釀異謀,那些奇巧淫技與計較反而更能勾動觀者的好奇與讚嘆。他如何巧娶小他一輪的女子為妻,如何御人等,那其中洞澈人性之愚之漏而導之遂己意,更見創作者苦心擘劃的巧思。也較能成就所謂的藝術審美性,則如果作品預設的終極道德是「做生意就是做人」,求人意,求仁義。則如何在講道德之餘還講審美,也許就如電影中那個背景的設計——動盪的大時代所能烘托之「危境之時的悲劇」,也就是所謂「獻身」——危難之時選擇大義。成就「愛」與「義」,那樣崇高的姿態也成就一種審美。只是這樣的設計必然比前者擘劃更為為難。


《白銀帝國》
EMPIRE OF SILVER(2009)
Directed by 姚樹華
hk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113-29a4a636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