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未知生焉知死——《冒血腥氣》Reeker

Reeker.jpg

未知生焉知死——《冒血腥氣》Reeker


電影有一個「第一個人使用時會震驚世界」,而此後「一開始用所有人就知道這是怎樣一個世界」的策略。故事開頭於一群年輕男女共乘上路,公路上發現有車翻覆,此後但覺得一陣天搖地動,而後一切都變了︰曾經過之休息站空無一人(桌上漢堡還熱著),無線電不通,世界似無人跡。他們問,怎麼了,接著又問,該怎麼辦?懸疑的逗弄之後,是危機逼現,附面殺人者逼命而來,更多人物出現,人人有嫌疑,殺人者是誰?他們如何離開這裡?

熟悉類型的觀眾大概已經知道這一切的結局是什麼了。但我撇開其昭然若揭之底蘊,那個抵達「一開始我們就知道的」終點/起點之過程,依然有諸多樂趣。

首先是電影中的殺人者,那其實是一「機器神」的形象,出場時必然干擾無線電,其面具造型以及身上各種機關,展示了一個「機器神祇」的形象,「機器」帶來的冷冽與無情,以及「人」被機器處理時彷彿牲畜而產生的「降格」感,除了讓這位殺人者從根本上變得恐怖之外,也和結尾時其身分相對應——一個古老形象的重新詮釋。

次者,也許正因為這套敘事策略容易被看穿,於是說故事人發展出一套「干擾敘述」的策略。之於外,他添入「新加入的外來者」,並讓外來者「有嫌疑」。之於內,除了讓基本角色人人有嫌疑之外,也讓基本角色有自己的心魔與難關,這讓故事變得複雜,前者,人們會傾向「公路殺人狂」之類的印象而偏離原先設定之結局預想,後者,他拉出了新的敘事可能,除了擾亂原本的敘述之外,也讓結尾多了身分翻轉的樂趣。

之於尾聲透露的真相,我以為最有趣的,還是關於「記憶」與「死亡」的關係。「知道」才會「死」。死了也不知道。未知生焉知死可滋作為一則註腳。

《冒血腥氣》
Reeker(2006)
Directed by Dave Payne
USA

票根︰2009.12 東森電影台。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111-865f03a8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