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不正確以證其大——讀佐藤正午《JUMP》小記

imageasdfgaaaaaaaa.jpg


故事是這樣的,男人晚上喝醉了,到女友家借宿,女友說我去幫你買顆頻果明早吃,結果第二天起床,女友好像還沒回來,但因為男人趕著搭飛機要出差,也就沒有多管。等到男人一周後回來,卻發現,怪怪我的媽,女友不見了。於是他和女友的老姐開始拼湊女友到底去了哪裡,一切都要從他醉得暈糊糊那晚開始講起。故事中段逕是這樣兜兜轉轉的過程,他們找到女友那晚遇見的第一個人,第一個人帶出發生的第一件事,於是拉出下一個人,每個人展示了那一夜的某一面,又隱隱牽扯女友漫長生命史某個隱藏的內頁,那中間兜兜轉轉,焦點集中在女友到底去了哪裡,還有,是什麼導致他去了那?這一個懸疑性一直拉到故事中段。我們幾乎拼湊起來那個忙亂的一夜,多少故事發生,但那依然無助於「女友最後去了哪裡」。

在那之後,男人發覺,女友似乎刻意躲著他,完全離開他的生活。男人只有在夢裡與女友相見,而現實世界中,愛上別的人,跟另外一個人開始另一個開始。故事的高潮當然是多年後男人與這多年前的舊女友重新相見,這時候,男人已婚,女友,或說者那曾經愛(現在還會夢到的)的女人,過著不一樣的生活。女人這時後才告訴他,那個時候,在你於故事的大霧中追尋著我的時候,其實我們曾經□□□。這個□□□之驚人,在於,他一口氣將單一「追尋」的故事,質變為兩個。簡直像是程式解壓縮那般,「其實這裡頭有兩個檔案」。

故事的底蘊完全是釜底抽薪,前頭著重的焦點竟然是虛晃一招,任我們如何拼湊那個「深愛之人消失的動線」,但故事真正要說的是,「他看見我們正走在那一條線上」,而這條線是「另一個人為我設計的」,故事於此,變成一個鏡子的故事,愛人始終凝視著鏡中倒影而不可得,但他不知道的是,還有另一人在凝視著他。而最後,他將和這凝視的人對視,鏡中倒影反過來看到這一幕,翩然遠離。這是一個關於愛的設計。也是一本設計的愛的小說。而之於愛,我們竟是無能置喙其機心的,一方面感念其愛之大,又憂傷其騙術之能。也許這就是小說牽動我的部分。他是一個愛的故事。而正在於他挑戰了「欺騙」「隱瞞」這些之於愛的「不道德元素」,反過來以「愛的不正確性」證明「愛的極其大性」。


書名︰Jump
作者:佐藤正午
出版社:商周 2005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107-64463caf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