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彷彿在君父的城邦——《波西傑克森:神火之賊》The Lightning Thief小感

4b3ec0c0274b9.jpg


我一直不能說服自己去喜歡這個故事。誠然,他有俊男美女,誠然,他重新敘述了一次希臘羅馬神話,並在其中造成許多歪讀或酷讀(梅杜莎理所當然開石雕藝品店。冥后對黑帝斯愛理不理,冥王不悅,冥后說拜託又怎樣,我都在地獄了。神話裡的端莊與無助一舉被解構,多了一種到了谷底何嘗不能的從容?而好萊塢通往冥界,帝國大廈通往奧林匹斯?神話有了新的譬喻與解讀。)

這是一個人無法改變命運的故事。一切都回到最古老的狀態,出生決定論。你的父母是誰,決定你的力量與外型,雅典娜的女兒一定聰明,荷修斯的小孩手腳不乾淨,波賽頓的兒子力量就必然強,也沒什麼訓練反正天生好動就是有擋不住的威力。一且都那麼粗糙的被決定,這不只是背後的邏輯,也是檯面上的。宙斯找上海神說,欸我的神火被偷了你兒子力量強一定是你兒子。碰一聲多少故事在這裡定調。而眾多神祇也就這樣相信了,相約開戰。一切都是神說了算。沒有大腦也不用思考,有身世就多好事,沒身世你就什麼都不是。在這個故事裡,我甚至讀不到一點啟示或是足以讓人會心一笑的部分。反正一切都已經註定好了。電影花了一個半小時就只為了告訴觀眾「彷彿在君父的城邦」?(後來我的朋友跟我解釋,原著小說裡宙斯如何推論盜神火者為誰?一且都是有根據的,是電影簡化了故事的邏輯。)

關於「神火之賊」之名,在觀影前,我想到的是普羅米修斯憑人類之姿盜走火種,就此開啟了人類的文明。而後赴難遭啄食。這裡頭有一種受難者的形象。電影尾聲,重寫了這一種氣魄,但崇高已為陰謀取代。「新一代將取代他們」。於是,在這個崇高者不存在,舉火者黯然的電影裡,我想我的印象會停留在,影片一開始,少年彷彿雕像般沉落在藍色的游泳池底,世界也就這麼大,天方地窄,他恆常似不動,然後,眨了眨眼,吐出一顆氣泡,好看的臉孔仰上,擾出無數水波。那是故事的開始,大海不過是一個小游泳池方寸,那是一個無憂年代最後的光與影。


《波西傑克森:神火之賊》
Percy Jackson & the Olympians: The Lightning Thief(2010)
Directed by Chris Columbus
Canada | USA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106-9690ff58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