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我,機器人──《機器俠》kungfu cyborg

3187.jpg


故事的命題與機器有關,電影因此有了設限──機器人不能愛上人,不然他會毀滅──事實上這恍兮忽兮讓我們想起導演多年前那部膾炙人口的《東、西遊記》(齊天大聖東遊記裡,紫霞仙子說,「愛一個人是這麼痛苦」。孫悟空帶上緊箍咒,愛人則傷。在這部電影裡如出一轍),在同樣的導演與類似的情感命題下,電影無論如何,都很難超越《齊天大聖東、西遊記》給予的答案(「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那是<牡丹亭>的唯情思想。),問題並不在,這幾年來,導演用那麼多不同的故事去講一個情感,而在於,感情也是會消耗,會疲乏的,如果一個故事很明白就告訴你,「我要說的是一個『一段不能跨越的感情』但最後跨越他,所以可見愛的偉大」,那樣的情感向量在一用再用之下,終究有消耗的一天。這就是這部電影的實況,機器人在螢幕中,但機器人也是那些觀眾,它們已經對此感到疲乏,尤其是同樣的故事一說再說,尤其是故事甚至大張旗鼓毫不掩飾的就透露中心主旨,毫不考慮掩飾或是兜轉一番,一且都還困在「時光寶盒」(《齊天大聖東、西遊記》裡大喊咒語可以無限重來)中。

但我們還是要回到機器,「機器」畢竟不同於《東、西遊記》中的「妖」,我知道他要賣的是,愛是如此艱難。但我更想問,「機器如何愛」?我以為這才是另一個更重要的議題。如何讓冷冰冰的機器有感覺,進而愛人?如果說,「愛」作為名詞,是《齊天大聖東、西遊記》的核心主旨(曾經有一段真摯的感情放在我面前),那至於這部電影,讓機器愛上人,使「愛」變成動詞,可不是更值得延伸的議題嗎?但在這部電影裡,最困難的部分,「機器愛上人」被簡單的處理了(見面後三兩眼,幾次相處就有了感覺),和一般人的愛情無異,而之後處理這段愛情,又和他的前作差不了多少。於是,我當然知道這部電影還有很多可取之處(他對特效的努力,那中間穿插的笑料,將機器力學融合中國功夫的動作設計),但當一切像是運輸帶上緩緩轉出的量產品時(和前作,和前前作同一個模子),我還是感到失落。

機器俠
kungfu cyborg (2009)
導  演:劉鎮偉

票根:2010.01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100-6537a1b5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