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他幫我們說了,而我自己來愛-讀鄭麗貞《蒸餾水之戀》

20080822



集中可細分為四,一者思憶父母,談及母親自殺後生活如何「就這樣改變了」,那之後父親說不出口而涓滴可穿石的「沉默的守護」,二者乃求學生涯與成長過往記趣,三者為夫妻情緣,對於丈夫小野頗多側寫,末則論及家庭生活。文筆涓涓如淡也,誠如其書名「蒸餾水之戀」,雖然那是篇描述夫妻愛戀結識的文章,而形容其文筆亦可也。一如「蒸餾水」,礪其雜質而濾去顛倒妄怖,本心清明,一如水,雖淡,而透人心脾。



怎麼樣,都美。-《搖擺女孩》Swing Girls

20080825

如果我在很小的時候就看過這部電影,大概就會瘋狂的跑去學習爵士樂了吧,這樣的念頭便像在觀賞完《扶桑花女孩》、《Linda Linda Linda》完後也曾冒出「如果我在很小的時候就看過這部電影,我就.....」。

時光裡愛與死-讀亦舒《朝花夕拾》

20080822


那當然不是魯迅,作者亦舒,本名是倪亦舒,也就是倪匡的妹妹。或者因為這點關係小說中佔有重要關鍵角色的便是「那位先生」與「那位先生的夫人」,誰是那位先生呢?小說這樣形容「人家在過去二十年間一直與天外來客打交道,藍血的人、千年的貓,什麼沒見過」,此外小說中的「原醫生」、「納爾遜」也來客串一角。看這本小說毋寧是親切的,因為他產生另外一種閱讀的情感,彷彿看到熟稔之人般,想到幼時陪伴自己度過童年的英雄人物會在別的小說中出現,被人用另外一種方式描述,久別重逢,書裡書外都變了人,此亦可感可歎云?

在情色之中呼喊純愛-《思春期誘惑》Sundome

20080825


透薄跡近曝光的強烈日照、學生制服、社團生活、國文課的夏目漱石以及隔壁位子的轉學生,一開始我以為這會是一部純愛電影。學生時代純純的愛戀心事,不能說出口的愛、考驗、作很多傻傻的想不到的卻偏偏如此的事情,電影開始後我才發覺,自己其實全都錯了,但到電影結束的時候,搞不好我還是對了。

沙漠很遠,故事很近-讀伊坂幸太郎《沙漠》

20080825


沙漠很遠嗎?但這其實是是一個離我們很近的故事。

有可能讓沙漠下雪嗎?但我們也許有辦法改變這個世界。

我們只有1跟2可以選擇-讀法月綸太郎《壹的悲劇》

20080822

在3還沒有出現的之前
我們只有1跟2可以選擇
羅智成<寶寶之書>




在書頁的作者簡介上,我讀到法月綸太郎所著之《壹的悲劇》、《再度赤的惡夢》為其寫作轉向之作,亦為其筆下「煩惱偵探」蘊生之始,關於這類以連續數字為作品名的命題趣味,讓我想起的便是羅教皇的詩句。「我們只有1跟2可以選擇」。(而在3還沒有出現的之前?)

(如果是玩作者的作品接龍,那便該順著說:「去問人頭吧」)

末日以後,世界是海-讀片理誠《終末之海》

20080820


末日以後,世界是海。

這是本海水濃度百分百的小說,也是一本沒有泥土的小說。故事開始的時候,小說所有該出場的人物們都已經飄流海上了,文明崩毀,殘餘之人流離大洋中,當船上的維生條件已經到了極限,倖存者們不得已,前往神秘的「方舟」尋求繼續生存的可能。當他們好不容易登上方舟,空蕩蕩的船室中,同伴們卻一個又一個的消失了,是誰,或者是什麼潛伏於方舟深處,這一片海已經到底了?如果這已經是末日,還有什麼比末日,更能讓人懼怖?

圖書館之心-讀有川浩《圖書館戰爭》

20080821


長期以來小說一個重要的命題,就是關於「箝制」以及其對抗。威權如何透過各種壓逼而管制某些事物,而怎般發掘其敷粉飾其太平的假面,從而正面對抗挺而發聲,成為小說之核心主旨。《圖書館戰爭》也是這樣一套小說,只是這一次要守護的,是書籍以及其延展出的「思想自由」、「著作自由」、「言論自由」。這真是一個非常有趣的切入點,尤其是當我們發覺,小說所描述之世界關並非是異想,我們所身處的社會不也正以通過各類檢察制度的方式試圖於書籍或影視上「矯正視聽」、「滌淨社會風氣」,彷彿是另一種形式的預言,我們的世界正在朝那未來有朝一日也可能被查禁的書籍裡頭之空想世界靠攏。

貓背論述-讀哈尼夫•庫雷西《親密》

20080823


不算短的小說,還很多時間耗的夜,過了一大半但仍然有的人生,漫長的告別。


菌/俊故事-《天外來菌》The Andromeda Strain

20080825


以一次無法阻遏的病毒感染為引子,拉出一連串連鎖反應,沒有過多著墨於病毒發作亦或人體變異的場面,亦即是說,視覺性的恐怖減少到必要的程度,菌種毒人固然恐怖,但更令觀眾如我為之引動心緒的,毋寧是複雜的政治操作與局面推演,不只是天外病毒如何傳播(無法有效封鎖、持續變異、藉各類生物傳染、風吹水漂.....),封鎖的小鎮裡頭怎樣病毒密布而管不住了逐漸擴散,密閉的實驗室裡頭怎樣低氣壓潛伏隨時有滅絕的可能,乃至不透明的政府體制之中不同勢力如何合縱連橫各展奇謀,故事說得極其札實,讓人大呼精彩。

是末日終章,也可以是創世紀-讀李文烈《人的兒子》

20080812

發生了一場凶殺案,小說中試圖去謀殺的,究竟是誰?

恐怖之外的恐怖-讀朱川湊人《水銀蟲》

20080811

仔細觀察的話,小說中那些細瑣發出窸窸破碎聲響的黑暗,作者選擇了以「蟲」的姿態加以具現化,每一篇小說,都可以找到非常具體的,「蟲」出沒的孔洞,蟲成為作者描述惡意發動時的具體象徵,黑暗由其中泊泊湧出。

輕喜劇,重起來-關於《33分探偵》33 Bu Tantei

20080725


我非常佩服這部戲劇的創意,如果一開始就知道真相,會有多無聊呢?於是出現了這樣一位偵探,在案子道出兇手之後的三十三分鐘之內,連環拋出更多的翻案可能,牽親拉戚帶出更多疑凶與犯案手法,務使出場眾人「人人有嫌疑」,且挑戰各種不可能的手法,變「可能的犯罪」為「不可能的犯罪」,那其中種種倒錯與天外奇想,佐以各式推理小說與戲劇中常見要素,足以令熟稔熱衷此道者絶倒,也讓初窺推理世界者嘗試一種新的可能。

恐怖屋-《機關槍少女》The Machine Girl

200807

好吧,情節就是這樣,斷了手的少女在殘肢上安裝了機關槍,一路殺近黑道兼忍者家族總壇。

(完。)

打國際電話也會通喔-《遺言信箱》(one missed call)

200807

規則一,人們會接到一通來自來電時間顯示為未來的來電,電話裡將顯示自己的號碼,播出死亡時的聲音。

規則二,死者將飽嚐痛苦而死,而總會在死者口中發現一顆糖果。

規則三,將從死者行動電話之電話簿中選擇一人播號發出死亡預告。


好死快活-《死神狂嚇》The Deaths of Ian Stone

20080824


作為2007年由After Dark 電影公司所舉辦「After Dark Horrorfest」的參展作品,這是個頗富巧思的故事,男孩每一次醒來,發現自己老活在不同的人生裡,他怎麼活,遇見同一個女生,最重要的是,他怎麼死。所以這是一個「怎麼一直死」的故事,每一次死亡的過程中,都帶出一點點真相,直到某一次,轟然一聲,好,事情我都清楚了,這次我要活。我覺得這是一個好聽的故事,前頭如何製造懸疑(怎麼一直死?為何死?死又怎樣?),中段結合恐懼製造各種殘虐之畫面,釐清真相後一變其氛圍,動作場面連場佐之以特效,小而精巧。

現面就死-《異域魔影》Unearthed

20080825


作為2007年由After Dark 電影公司所舉辦「After Dark Horrorfest」的參展作品,電影起始似乎謹守這類電影的類型原則,深得三昧似,各有特色的人物齊聚小鎮,順便起了個頭欲揭還藏帶出他們的殊異過去,小鎮邊緣恐怖陰影覆蓋,怪奇死亡不停發生,似乎有異獸橫行。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