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噁/惡意昭彰-《邪降3:鬼影隨行》Art of the devil 3

20080822


電影真的很使人感覺不舒服,不只是畫面上窮其視覺觀感上之刺激(針勾眼皮、蠟滴瞳眸、挖腹墮胎……),說的故事也那麼充滿惡意,那樣鮮明的「我要對你報復」、「讓你感受全然的痛苦」,其噁/惡意昭彰讓人打從腹部深處有一種涼颼颼仿似翻攪的不悅。故事的核心訴求也建構於此,透過「我對你作什麼,因為你曾對我作了什麼」這樣的心態反覆周轉,強調了「因果」的恐怖,而這樣的「因果」是反覆的,且如音樂技法似逐層漸強,這一波我們以為「怎可以如此」,但電影裡頭理直氣壯的告訴劇裡劇外,「這都是為了□□□」,而到下一輪情節,報復方與被報復者兩邊互調,上一輪如此理所當然遂成為這一波「這都是為了□□□」裡的□□□。

變貌-《GP506》GP506

20080825

距離南北韓邊境最近的哨所,冷戰時期的遺跡,軍隊駐防於此,這樣一個封閉且脫離核心的,外界所不知底蘊的邊境,確實是蘊釀恐怖故事的好地方,與其空間相應,其上所生活,兵役制度下的機械化體制與非人性管裡、齒輪那樣追求精確的卡準、夜裡無人聞問的抽泣與暗傷、黑暗地帶種種關於出操、站哨、輪班與狐仙水鬼一類怪談異事,我非常疑惑,怎麼台灣沒有像樣的當兵恐怖電影。

天使住在那裡頭-《一路玩到掛》The Bucket List

20080823


電影其實很簡單,兩個要掛的老頭相扶持,完成名單上列出長長的「想要完成的事情」來。我很喜歡這裡頭「無事不作」、「無事可作」的氛圍。

關於《花樣少年少女》

20080720

關於《花樣少年少女》(花ざかりの君たちへ )第七集,某個橋段是這樣的。因為喜歡上男扮女裝的瑞稀而陷入性向迷思的少年中津,其實還有個幻影情人或是弄不清楚該怎麼對待的純真暗戀者小鞠,那一集裡出現一個校園傳說,俱聞在某大樓頂樓牽手,便能一直在一起。那個夜裡,中津與小鞠散步路上,小鞠害羞的提議,不如我們去那大樓看看吧,中津想都沒想就一口回絕了,小鞠哈哈佯笑著,立刻有了新的提議,她說啊我們不如去吃鐵板燒好了她要請客,中津抬頭看看鐵板燒店面的招牌,內心浮現,卻是和瑞悉第一次見面時一起去吃鐵板燒的情景。那之後一連串的奮鬥,怎麼樣接近卻總在最重要關頭讓對方輕巧竄身逃開、說不出口的話、消失的「關鍵高潮」、連自己也迷惑的意圖還有想要迴避的湧漲情感,這時候,中津忽然回頭看看小鞠,好像確認她努力的樣子,中津給了小鞠一個微笑,說我們不如去頂樓吧。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